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学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3|回复: 0

[其它] pCharles的第一次同声传译经历发生在1996年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7927

积分

文学派元老人物

发表于 2021-2-22 17:57 |显示全部楼层
破 冰












<共计963字>

  

  

  破 冰

  ——兵戈

  

  

    

  乘风破浪,扬帆远行,如同上古神话中夸父一般,为心中那一枚永恒美丽的太阳奔逐不息。其间有启航时踌躇满志的万丈豪情,有把舵航行时看浪听风的书生意气,但更多的将是驾驭巨轮破开坚冰的劳顿和艰涩。而那远在天边却又仿佛近在眼前的红日,契合心中神圣的理想,正是我们这些跋涉者“破冰”的要义所在。

  ――题记

  蜿蜒曲折的潺潺溪水,伴着如丝带般缠绕在群山腰间的土路,把我引向离县城最远的基层所。

  雨后初霁的天空湛蓝湛蓝,可是经过雨水冲刷的公路却显得格外泥泞难行。一路颠簸,经过3番换车、近4个小时的“鏖战”,我终于看到靓在小镇中间的西营地税所。刚一下车,守在门口的三位干部就笑吟吟的走上来,接过我手中行李,迎进了院子。

  记得七八年前,来这里看望哥哥的时候,条件并没有现在好。直到今天,那种温馨的感觉仍在。可今天以其中一员的感情融入到这里,我还是突然觉得有些生涩。能不能在这里为理想奠基?问题总是萦绕耳边。

  走的前日,领导的切切期盼记忆犹新:如何把理论和实践结合,如何让工作和学习相互促进式的同进步,如何将自己所学专业注入税收业务知最美扶贫人珠峰脚下的脱贫答卷识的血液?……吃过晚饭,我躺在床上,所有的思绪潮水般涌来。

  第二天,我还是起的很早,浮在山间的浓雾还没有散尽。

  老所长已经再打扫卫生了,“昨晚睡得不好吧?”他似乎看得出我的顾虑。

  “还可以,就是稍微有些担心,怕我一个学中文的干不好会计这项工作。”我看着老所长说。

  老所长放下扫帚,笑盈盈的对我说:“不用担心,只要用心学,慢慢就熟悉了,有什么你尽管问就是了,大家都会告诉你的,会学会的。”

  看着已现鬓白的长者,我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在心底浮泛着如春的热潮。是啊,担心什么呢?

  中午,局里来了领导和股室负责人,监交会计手续,也说了许多鼓励我的话。他们走后,我看着诺大的院落,又开始浮想明天的种种。

  是的,“会学会的!”人生的境遇不同,但遇到挑战时勇敢面对的坚毅都该是同样感人。既然来了,就不能辜负所有期望,就该有破开坚冰的勇毅。

  后来感知:从那天开始,我骨子里已有另一种力量在成长。我清楚的知道,不论是下乡征税时的艰辛,还是手头事情的琐碎,抑或是不断出现的难题,都将从那一刻开始成为我成长过程中的“磨刀石”,因为我意识到了在思想和内心里已有另一种质地的文化开始了奠基。
更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文学派|导航·简约版|原创列表|文学派 ( 赣ICP备20003174号 )

GMT+8, 2021-2-26 23:28 , Processed in 0.221735 second(s), 27 queries .

感谢徐光毅为本站提供技术支持

特别感谢绝想网络八闽互通为本站提供宽带支持

返回顶部